首页 女生 科幻空间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正文卷 第1181章 噩梦入侵

  “怎么回事?”

  孟超和古梦圣女同时感应到了梦境的震颤。

  就像梦境之外的真实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对两人的大脑都造成了严重震荡,令梦境世界,变得虚无缥缈和支离破碎起来。

  原本,梦境的天空被一片五颜六色的烟霭所笼罩,呈现出无边无际的通透感。

  现在,烟霭却渐渐冻结,犹如一层被污染的冰壳。

  紧接着,冰壳在“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的细碎声响中皲裂开来。

  “你在搞什么鬼?”

  古梦圣女周身再度凝聚出了白骨尖刺战铠,又惊又怒地对孟超嘶吼道,“你究竟对我的梦境做了什么?”

  “不是我干的。”

  孟超眯起眼睛,神色无比凝重,“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刚才就不用浪费这么多口水,想要说服古梦圣女你了!”

  他的目光如同标枪般刺入古梦圣女的白骨尖刺战铠的缝隙中。

  敏锐感知到了古梦圣女如假包换的讶异。

  仔细想想,倘若古梦圣女想要对他出手的话,根本没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

  所以——

  “有第三者,侵入了我们的梦境!”

  孟超勃然色变。

  话音未落,天空中传来水晶宫殿“乒乒乓乓”碎裂的声音。

  整片被冰冻的天空都崩塌下来。

  古梦圣女的梦境土崩瓦解。

  梦境之外,是另一个更不稳定,更加凶险和诡谲叵测的噩梦!

  孟超和古梦圣女的潜意识,都像是跌落万丈深渊。

  无力的失重感,如同饥肠辘辘的巨蟒,将他们死死缠绕。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跌落一片粘稠至极,腥臭无比的滔滔血海。

  血海沸腾,殷红的鲜血犹如岩浆般滚烫,又像是拥有生命的妖魔,争先恐后地侵入他们的七窍,乃至每个毛孔。

  孟超和古梦圣女在岩浆血海中挣扎,看到无数熠熠生辉的“气球水母”亦在周围一沉一浮。

  那是古梦圣女的记忆细胞。

  更准确说,是她利用自己和大角军团的战士们,不堪回首的痛苦记忆,制造出来的一段段梦境!

  原本,这些梦境都分门别类,规规矩矩存储在古梦圣女的记忆数据库之中,成为她的力量之源。

  此刻,所有梦境都像是被势不可挡的洪流和风暴裹挟,疯狂旋转,互相碰撞,释放出了最狂暴的力量。

  孟超感觉到天文数字的信息流,朝他扑面而来。

  他仿佛同时做了十个,不,是上百个噩梦。

  同一时间,他既能品尝到身为“垃圾虫”,在暗无天日的排污管道深处,令人窒息的污水和毒雾中摸索的滋味。

  亦能感知到身为一名逃奴,被主人抓回来之后,周身涂抹油脂,倒吊在旗杆上,遭到烈日暴晒,五脏六腑都要从咽喉深处喷涌而出的痛苦。

  同时,他也是一名冲锋陷阵的炮灰,为了主子的荣耀,跳进敌人的壕沟,谁知道敌人却在壕沟下面插满了利刃,铺满了荆棘。

  被戳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漓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同伴跳进壕沟,死死压在他身上,令他头顶的光芒,渐渐被黑暗彻底吞噬。

  虽然类似的噩梦,刚才古梦圣女已经让他做过无数次。

  但刚才是一个噩梦接一个噩梦,噩梦之间,总有短暂的喘息。

  此刻,却是无数噩梦,犹如钻地炸弹般,在孟超的脑域深处,同时狂轰滥炸。

  饶是他拥有末日烈焰千锤百炼的强大心灵。

  仍旧在猝不及防之下,生出魂飞魄散,生不如死之感。

  更令孟超没有想到的是——

  理论上应该是这片脑域的主宰者,古梦圣女自己,竟然也被无数“气球水母”包围。

  这些“气球水母”,纷纷张开长满倒刺的触须,轻而易举地钻进了古梦圣女的白骨尖刺铠甲缝隙之中,将天文数字的信息流,灌入了她的心灵深处。

  从古梦圣女拼命挣扎,扭曲到极点的肢体语言来看。

  她亦处于极度痛苦,不能自己的状态中。

  “怎么可能,这些梦境明明是古梦圣女亲手制造的,她怎么可能深陷在自己的噩梦中不可自拔?除非——”

  孟超心思电转,想到一个无比恐怖的可能性,不由毛骨悚然。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判断。

  鲜血汪洋的沸腾之势,愈演愈烈。

  无数直径上百米的巨大气泡,从血海深处飞快浮起,在海面上炸裂,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还有一道道粗壮无比的烟柱,犹如妖魔的手臂,从海底升起,叉开五指,抓向电闪雷鸣的天空。

  仔细看去,组成烟柱的,都是一个个奇形怪状,伤痕累累,受尽折磨,鲜血淋漓的人形——都是古梦圣女和鼠民战士们记忆里,饱受蹂躏,早已惨死的至亲!

  烟柱不断生长,很快变成顶天立地的巨柱。

  一圈巨柱,环形排列,将孟超和古梦圣女封锁在里面。

  随后,巨柱环绕的中央,滔滔血海之间,突兀冒出一个硕大无朋的血泡。

  犹如万仞高山,从海底崛起。

  当浓烈如火的鲜血流淌殆尽,呈现在孟超和古梦圣女眼前的,赫然是一座巍峨不可直视的大角鼠神雕像。

  不,不是雕像,而是活生生的大角鼠神!

  噩梦中的大角鼠神,光是黑洞洞的眼眶,直径就超过百米。

  更别提满头剑拔弩张的大角,分别喷射着火焰,凝结着冰霜,缭绕着电弧,流淌着毒液,几乎要将天穹戳出成百上千个窟窿。

  而这仅仅是他的上半身。

  更准确是,是他胸膛以上的部分。

  胸膛以下,仍旧隐没在浓稠如墨的滔滔血海中,令人生出未知的恐惧。

  而当噩梦中的大角鼠神,从黑洞也似的眼眶里,凝结出猩红的火焰,恍若撕裂苍穹的飞火流星,朝孟超狠狠砸来时。

  饶是孟超明知道,大角鼠神是一位虚构出来的神祇,在他的前世记忆中,早已随着大角军团的土崩瓦解而烟消云散。

  仍旧生出心神震荡,忍不住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再看身边的古梦圣女——

  她原本在梦境中的形象,披挂白骨尖刺铠甲,身高超过三五十臂,同样威风凛凛,如同天神下凡。

  这既是精神力量无比强大的象征。

  亦代表她的潜意识非常自信,心灵坚定无比。

  此刻,在这尊顶天立地的大角鼠神面前,她的身形却被压榨得越来越小。

  周身铠甲也再度皲裂,片片剥落,暴露出坚硬如铁的甲壳之下,内心深处,最柔软,最虚弱的一面。

  大角鼠神明明一言不发,就通过意味深长的凝视,令古梦圣女脸上浮现出了恍惚,懊恼,恐惧,悔恨以及羞愧……种种表情。

  此刻的古梦圣女,不再是那个指挥千军万马的义军首领。

  而是退化到了很久以前,饱受瘟疫荼毒,一片死寂的家园里,那个彷徨无依的小女孩!

  孟超暗叫不妙。

  眼看古梦圣女的潜意识,即将被所谓的“大角鼠神”击溃和俘虏。

  他默默冥想末日毁灭的场景。

  令潜意识插上了末日烈焰凝聚而成的翅膀。

  奋力朝古梦圣女的潜意识冲去。

  他试图用末日烈焰烧毁缠绕两人的无穷梦魇。

  同时,向古梦圣女的潜意识深处,传输过去一道声嘶力竭的呐喊:

  “不要相信,这是假的,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都是虚无缥缈的梦魇!

  “我们刚刚在谈论大角鼠神究竟是真是假的问题,你的大脑就遭到了入侵,所有梦境统统都被劫持,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倘若大角鼠神是真正的神祇,完全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坚定信仰,不受我的胡言乱语的影响!

  “是‘胡狼’卡努斯!

  “一定是这头狡猾的狼王,通过某种非常隐秘的方法,始终监控着你的大脑!

  “他未必能随时随地知道你的所思所想,但一定在你的脑域深处,部署了某种……警戒系统,刚才我们的对话,便触动了这套警戒系统,令他在数百里之外,敏锐感知到了你的‘觉醒’。

  “他知道你已经认清楚了他的真面目,即将挣脱他的控制。

  “所以,他先下手为强,激活并增幅了所有噩梦,试图彻底掌控甚至烧毁你的大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