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玄门妖王

正文卷 第3355章 请顿酒

玄门妖王 紫梦幽龙 3533 2021-09-14 22:16

  吴思鲁收拾了那几个小痞子之后,跟没事儿人似的,朝着葛羽他们藏身的地方走来。

  不多时,吴思鲁便走到了葛羽他们的身边,葛羽一伸手就朝着吴思鲁的脖子上抓了过去。

  在葛羽出手的那一瞬间,吴思鲁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想躲,却没有躲开,这小子虽然是有些修为,但是跟一个年轻的地仙相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当即被葛羽直接抓住了脖子。

  吴思鲁大惊,回头一看,发现是葛羽,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厉害啊你小子,几招就将那几个小痞子打趴下了,几天没见,学会打架了?”白展笑嘻嘻的说道。

  “白展叔,小羽叔,你们怎么在这里?”吴思鲁虽然对他爹吴九阴不太对付,但是对葛羽和白展却一直客客气气,而且还有个笑脸,因为当初葛羽可是救过他和他母亲的性命,当时年纪虽小,却也记在心里。

  “我们碰巧路过,你不上课,跑这里干什么?”葛羽道。

  “刚才你们没瞧见吗?这群人要欺负我。”吴思鲁道。

  “我可没看见别人欺负你,只看到你打人了。”白展笑着又道。

  吴思鲁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你谈恋爱了?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女朋友了?”白展十分八卦的问道。

  “没有……刚才你们都听到了?”吴思鲁脸色一变,有些不悦的说道。

  “听到一点儿,你这个年纪可要以学业为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等你上了大学再说。”白展苦口婆心的说道。

  “我没有,是张雅非要给我送早饭,我没有收,张大海一直喜欢那个女孩儿,就说是我抢了他的女朋友,找人过来打我,所以刚才我才动的手。”吴思鲁解释道。

  “行了行了,你就别难为他了,小鲁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他。”葛羽拍了拍吴思鲁的肩膀,盯着这小子仔细一瞧,发现这家伙长的星眉剑目高鼻梁,睫毛很长,比他爹还要英俊很多,毕竟是混血儿,难怪会将学校里的女孩子迷的神魂颠倒,还有人给他送早餐。

  随后,葛羽紧接着又跟吴思鲁道:“你爹受伤了,挺严重的,你有空就去薛家药铺看看他。”

  “跟我有什么关系?”吴思鲁冷冰冰的说道。

  “吆喝,你小子怎么说话呢?他是你爹,你不去看他谁去看他?”白展板起了脸。

  “他管过我吗?我和我妈相依为命的时候他在哪里?我被人骂没爹没娘的孩子的时候,他又在哪里?现在受伤了,却要我去看他,凭什么?”吴思鲁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平静,但是葛羽看他的眼神的时候,却满含着怨气。

  “你小子是不是欠收拾了!”白展火气一上来,作势便要动手,被葛羽给拦了下来,连忙跟吴思鲁道:“你爹他也有自己的苦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等你张大了,或许就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你现在或许不懂,等你有了你爹现在的成就的时候,我相信你就明白了,别的话我也不跟你多说,你回去吧。”

  吴思鲁淡淡的说了一句再见,然后与二人擦肩而过,背着书包走出了小巷子。

  “这小子越来越气人了,当初就不该从东南亚将他带回来,现在都成了白眼狼了。”白展气呼呼的说道。

  “其实,这小子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能全都怪他,他现在年龄小,正是叛逆期,等他再长大一些,或许就明白了,自从这小子回来之后,小九哥也确实没有怎么管过他,都是老爷子在出力,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必须找一个机会缓和一下,不过现在肯定不是时候。”葛羽道。

  “走吧,不管这小子了,咱们去找我家老爷子。”

  说着,白展就带着葛羽,在城中村里七绕八拐的转了半天,终于到了白英杰开的那家花圈铺。

  白展推开了木门,招呼葛羽进去。

  正好,白英杰在花圈铺里,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正优哉游哉的喝茶。

  看到他们二人来了,连忙起身招呼:“哎呦,你们两个怎么有空过来了,听说你们最近又干了一件大事儿,跑到昆仑去了?”

  “爷爷,您的消息可真灵通,这事儿您都知道了。”白展笑着道。

  “每次你们几个有大行动,江湖之上都会闹出一场大风波,老夫想不知道都难,听说你们还将那昆仑三圣之中的剑圣玉玑子都干掉了,岂不是和那昆仑派结了仇?那昆仑派,老夫虽然知道的不多,但那昆仑之地,乃是华夏龙脉之祖,高手如云,听说,这次你们过去,连那昆仑派的老祖黄叶道人都惊动了,此人之前老夫都没有听说过,江湖传闻,此人已达到上仙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千真万确,的确是个上仙,这次我们那么多人联手,都不是那黄叶道人的对手,最后小九哥的先祖出面,尽管是一缕神魂,也将那黄叶道人吓的不轻,双方和解了。”白展道。

  “这就好,行走江湖,万事留一线,江湖好相见,这昆仑派也是名门正派,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白英杰道。

  随后,葛羽将一些礼品放在了桌子上,还带来了两瓶好酒。

  “你们今晚上就晚点儿回去吧,咱们爷仨儿喝一点儿,我出去买点儿酒菜。”说着,白英杰便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爷爷,不用麻烦了,我们坐坐就走,回去还有事儿呢。”白展连忙道。

  “不行,今天爷爷馋酒了,你们要陪着我喝,华夏最年前的地仙都来了,老夫岂有不请顿酒的道理。”白英杰招了招手,一闪身便走了出去。

  二人也是有些无奈,只好留了下来。

  这地方,葛羽还是第一次来,便好奇的在屋子里打量,但见屋子里纸人纸马,还有扎着花的花圈,都落上了一层灰尘,显然是许久都没有动了,虽然是花圈扎纸铺,但是这地方应该没有卖过一样东西。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