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正文 第2072章 记忆复原(十七)

  回去之后,林海又看了看夏然,发现她还在看那些手抄本。

  现在想想,这夏然的动机的确是奇怪的很,别的不说,就单说她跑到林海家中住着就足够让他起疑心了。

  难道她是在觊觎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林海有些疑惑。

  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人关注的?

  再联系上夏然晚上的时候还曾经偷偷拿过他的石盒子,也更加让林海确定了这一点,林海心说这事情他看来得多留个心眼才行。

  当天晚上林海也没在屋子里睡,而是在院子外边静坐了一夜,夏然倒是也没多说什么,相反,她见林海不睡床铺,竟然自己大大咧咧睡了上去。

  第二天胡馨果然又来了,不过她这次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没有带她的两个弟弟。

  “他俩呢?”林海问道。

  “他俩回松江市了。”

  “啊?这么快?”

  “当然了,事情都处理完了。”

  “处理完了?”林海有些惊奇:“那万一钱发真的来了怎么办?”

  “切。”胡馨笑着看了一眼林海:“你之前不是说过你能保护我吗?”

  “额……”林海挠了挠头:“你不是说钱发家里有人吗?”

  “你说彩旗镇的镇长啊,我妈妈已经和他通上气了,他现在不会管钱发死活了。”

  林海皱了皱眉,心说这胡馨家里头果然有点名堂啊,他之前还一直以为胡馨就是个普通家境的女孩儿,因为某种不得已的原因跑到了这里……

  这还真是真人不露相。

  胡馨很快就到屋子里和夏然两人谈论了起来,不过这次两人说的话林海听不太懂,她们好像是在说关于网上的事情,什么通过网络途径来寻找这些药材的下落。

  最后夏然好像是说她已经有点眉目了,那药方中最难搞到的两味药材之一的南井草据说要在陌城的拍卖会上进行拍卖。

  “可是你有那么多钱买吗?这种珍贵的药材,买的人肯定很多吧?竞争会很激烈。”胡馨说道。

  “那也得去碰碰运气。”夏然说道:“而且这种南井草一般的药方是用不到的,说不定没人买呢,这样我们就能用底价买到了。”

  胡馨点了点头。

  “退一步讲,万一真的有人买走了,我们也可以跟踪这个买家,求他把这药分给我们一些。”

  “药方上南井草的用量是多少?”胡馨问道。

  “只需要一丝草茎即可,主要是要这草中的药气,一丝草茎足可以熬制数百幅汤药,绝对够我们使用了。”

  胡馨这才点了点头,她脸上的表情也兴奋起来。

  “那拍卖会是什么时候开始呢?”

  夏然拿着手机点了两下说道:“下周三,还有五天,我们这几天可以准备一下。”

  “有什么好准备的?陌城离这里不远啊,过了彩旗镇就是。”

  “我是说,我们去之前,最好能……筹备一些钱财。”夏然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盯着胡馨看。

  一旁的林海瞬间就明白了,这夏然的意思太明显了,她要让胡馨出钱。

  不过……

  胡馨的妈妈既然能这么轻而易举让彩旗镇的镇长就范,那资金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吧。

  果然,胡馨立马点头说道:“你需要多少钱?”

  “不多,三十万。”

  ……

  三十万!

  这数字听在林海耳中简直就如同天文数字一般,他都震惊坏了。

  然而更让林海震惊的是,胡馨居然还答应了。

  “行!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筹集到,都是用来拍卖的吗?”

  “三十万都不一定能卖到。”夏然摇头笑了笑:“但是这钱如果买不到的话,我们兴许可以用这些钱来换取一部分南井草的根茎。”

  “我明白了!”胡馨点了点头:“那我这就去筹备!”

  胡馨说完之后便离开了。

  “你是不是早就在打胡馨钱财的主意了?”胡馨才一离开,林海就忍不住冲夏然问道。

  夏然看了一眼林海:“我这只是做两手准备而已。”

  “什么两手准备?”

  “实话告诉你吧,如果胡馨没有出现,那这次拍卖会我就打算用偷或者抢的方式来夺取这南井草,这样势必会冒很大的风险,但是现在既然胡馨有钱,而且她也不像个差钱的人,那我们何不顺水推舟,用钱来解决问题呢?”

  林海不由得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胡馨有钱?”

  “他们之前的汽车你难道没看到吗?这是全球限量版的金菲克斯,全世界只有三百辆,肖辰,这个胡馨,家里只怕不是一般的有钱。”

  林海心里涌上一股更大的震惊。

  “光这一个车轱辘,估计就够龙湾村所有村民一年的收入总和了。”夏然微笑了一下:“肖辰,而且我看得出来,这个胡馨对你有意思,你要是能把她娶了,那她家里的财产,你也有份儿哦。”

  ……

  林海皱眉盯着夏然看了半天,心说夏然突然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她让自己傍富婆吃软饭?

  更关键的是,胡馨家里真的有钱到了这种地步?

  他对车子没什么了解,虽然知道之前那辆越野车肯定不便宜,但是也没夸张到这种地步吧?

  还是说这个夏然在故意试探他?

  总之林海当时并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干笑了几声,说胡馨怎么可能会看上他这个穷小子,接着便告诉夏然说自己到外边走走。

  他还有一件事情呢。

  那就是看看村长一家有没有滚蛋。

  看来胡馨之前的恐吓还是起到效果了,当林海到村长家查看的时候,发现这村长家的院子已然是空空如也了,不过唯一让林海意外的是李芸。

  这个性子如此泼辣,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心机婊”的女人竟然也这样离开了?她就这么甘心吗?

  林海有些不太相信,还干脆直接进了村长家的院子看了一圈,里边果然是空空如也,家里所有能搬走的东西都不见了,也就剩了一些打在墙上的连体柜。

  现在唯一让林海有些疑惑的是,这张为民一家滚蛋了之后,谁会接替龙湾村村长的职务?

  不过林海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既然胡馨家中如此有权有势,能把彩旗镇的镇长都吆喝来吆喝去的,那很有可能这村长的位子也是由胡馨家来做决定了。

  从村长家出来之后,林海正好看到牛大壮路过。

  这自从胡馨被掳走之后林海找了他一次,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

  牛大壮脸上喜滋滋的,看来对村长一家滚蛋的事情也很高兴。事实上,其实村里头大部分的人都对张为民离开很高兴,毕竟这家伙在村子里头横行霸道多年了,村子里有什么大事基本都是他一家说了算,现在他走了,就等于把大家头顶上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给挪开了,众人也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唯一不开心的或许就是家中有人丁在村长家果园子里帮忙的人了,村长一走,也就意味着他们家的收入会减少一部分。

  不过林海猜测这果园子估计胡馨也会想办法搞到手的。

  胡馨好像突然间从一个龙湾村默默无闻的边缘小医生一跃成为了“明星人物”。

  牛大壮告诉林海说这村长是昨晚连夜搬走的。

  “你看到李芸了吗?”林海问道。

  “李芸?”牛大壮皱了皱眉:“你问她干嘛?她不是张大柱的媳妇吗?”

  牛大壮脸上出现了警惕的神色。

  林海知道这牛大壮看来是误会了,估计他又想起来当时自己“偷看”他媳妇在河边洗澡的事情了,林海急忙摆手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没听到当时胡馨带人打张大柱时李芸说的那些话,她当时看那意思明摆着是不打算跟张大柱过了,难道她也走了?”

  “哦。”牛大壮这才点了点头:“我听人说她好像是回彩旗镇了。”

  “她回家了?”

  “对。”

  “她没跟着张为民一家走吗?”

  “没。”牛大壮说道:“张为民他们好像到外省去了,他们在那边有个亲戚,应该是去投奔他了。”

  林海点了点头。

  “对了,赵村的赵老三最近没找你麻烦吧?”

  “没。”牛大壮摇头道:“这下张为民都走了,他更不敢到龙湾村撒野了。不过……”

  “不过什么?”林海瞬间紧张起来。

  这牛大壮虽然有些胆小怕事,但不得不说他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而且准确度也很高。

  “不过我总觉得我们还是得小心一些。”

  “为什么?”

  “这赵老三是个瑕疵必报的人,他被你之前羞辱成那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随便吧。”林海觉得无所谓。

  就算是这赵老三把赵村的地痞流氓全部喊上也不是他的对手,更别提现在还有胡馨呢,估计这赵老三也听说了胡馨暴揍张大柱的事情,他还有胆子敢来找麻烦?

  牛大壮又警告了林海几句小心之后便自行离去了。

  这时林海接到了李小花的电话,说是像和他见一面。

  林海心说这正好,他也有点想李小花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想从李小花口中再确认一下隆商集团有没有彻底放弃对龙湾村的染指,因为他现在对夏然更加不信任了。

  毕竟那两个在夏然身边的男子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鬼知道他们到底是把事情办成了没有?

  很快林海就和李小花见面了,林海本来以为李小花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搞了半天她是在说快开学了,想叫林海陪她到镇上去买点儿东西。

  “开学就开学呗……你有什么好买的?”林海有些奇怪。

  “你这个人……”李小花小声说道:“我想选几件漂亮衣服。”

  “不用了,你就现在这样挺好看的。”林海半开玩笑地说道。

  不过林海倒是真的感觉李小花没有必要去镇上买衣服,因为李小花现在这套牛仔裤短袖衫的打扮在龙湾村其实就已经很前卫了,不过李小花却说她还想多买几身儿,林海心说和她逛街倒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而且这貌似还是李小花第一次主动邀请自己,于是林海立马答应了下来。

  李小花说她先回家准备一下,顺便告诉一下自己的父亲李海富。

  “你爸爸同意我和你出去吗?”林海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我骗她说我和大丫去。”

  这大丫是李小花在学校的好友。

  “啊?你爸还是看不惯我吗?”

  “哎……我爸思想太顽固,你再给他一段时间,他肯定会想明白的。”

  林海点了点头,心说目前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估计这李海富肯定是认为林海断了他的财路,这才一直拗不过这个弯儿来吧?

  李小花离开之后,林海寻思着这和女孩儿逛街总不能让她花钱吧?而他自己也是囊中羞涩。

  这时他想起了胡馨,心说胡馨家里这么有钱,问她借点儿不成问题吧?

  于是林海便快速去了卫生所把这事儿说了一遍。

  胡馨果然欣然答应了下来,她可能也知道林海现在明白自己家中的情况了,所以也就没有遮掩,而是直接大喇喇问他要多少。

  “额……一千吧。”

  “一千太少了。”胡馨说道,接着就见胡馨给了林海一张卡:“这卡上有三万,密码是XXXX,随便用。”

  “额……这钱我是借你的,就和手机的钱一样,我以后会还你的。”

  “不用还。”胡馨笑了笑。

  “这怎么能行?”

  “有什么不行的,我以后还要你帮忙呢。”

  林海心说这胡馨倒是也把自己的目的明确表露了出来,那这样反倒还让他安心了些。

  胡馨继续说道:“你这次如果真的能帮助我们解决家族的遗传病困扰,那就等于是为我们胡家立了一大功,到时候我们家族肯定会给你更多的酬劳。”

  林海点了点头。

  “行了,那你赶紧走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胡馨说道。

  “什么事情?”

  “我在联系家中的人,他们说最近好像查到陈梦雨的线索了。”

  “哦?”林海的兴趣瞬间提起来了。

  自从上次和陈梦雨分别之后,他就一直在想着能和她再次见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