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盛京

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269 九皇子

盛京 浅本 7085 2021-09-15 02:42

  监国圣旨一事传进杨绪南耳朵里时,已是醉酒之后的第三日了。

  震惊是肯定震惊的,但震惊过后,杨绪南反倒没有向贺白那样对这件事看得过于紧要或是左右为难,而是有种尘埃落定般的恍然了悟——原来答案在这儿呢。

  “……我就说搁从前,季允则绝不可能放着白得来的蒙顶黄芽不喝,敢情问题出在这儿。”

  惊鸿院地龙烧得旺,将整个阳室烘得温暖如春,杨家宗子终于喝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蒙山茶,整个人舒坦得仿佛一滩烂泥,什么季瑢,什么圣旨,不重要。

  回娘家串门子的临安郡王妃今日带了好茶,刚好赶上尘世子休假一日,许久没亲自动手煮茶的尘世子今日难得有兴致,决定纡尊降贵素手挽袖,为弟弟妹妹服务一回。

  在自家亲大哥这儿,自然是怎么松快怎么来,连杨缱都不同他客气,裹了雪白软绵的毛毯窝在桌后,一手慵懒地撑首,另一手执笔,于日光映雪中漫不经心地在纸上写写划划。

  杨绪南挨挨蹭蹭地在姐姐身边躺得四仰八叉,一边欣赏自家大哥那赏心悦目的茶艺,一边感慨,“不过这消息传得可真够快的,这才多久就人尽皆知了,听说昨日集贤阁又吵成了一锅粥……阿姐,姐夫没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答他的是眼皮子都没抬的杨绪尘,“你该问问九皇子有没有事。”

  少年冷不丁噎了一下,想了想,也是,季瑢指不定更慌。

  “怎么,这么相信季瑢?”杨绪尘被自家小五的波澜不惊生出好奇心,“你就没怀疑过,消息许是九皇子放出来的?”

  杨绪南一愣,随即翻身坐起来,煞有介事道,“不瞒兄长,我还真想了,我第一个想的就是他。”

  此话一出,连杨缱都忍不住投来视线。

  “没想到吧。”杨绪南挑眉,听不出是在自夸还是在自嘲,“我那天在皇家别苑还问过他是不是对姐夫有什么意见,转头,监国圣旨一事就出了,你们说巧不巧?我不疑他一疑都对不住我那日忍痛割爱的梨花白。”

  杨缱不由摇头轻笑,似是不信他所言。

  杨绪尘也笑,“看来九皇子保住了在你这的地位。”

  “勉勉强强吧。”小五撇撇嘴,“以我对季允则的了解,他不敢的。试想,但凡那圣旨在姐夫尚未接过重担、或者刚刚开始监国时出现,兴许结果会不一样。现在?没用,白搭,姐夫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事按下去。”

  有人在利用这件事同时拉季瑢和季景西下水,这就是杨绪南的想法。

  当然也不排除其他可能,例如季瑢为了从季景西手里夺权而故意放出消息。只是这种可能性在杨绪南看来,无限趋近于无。

  两人实力天差地别,如果季瑢真这么做了,那才是蠢到家了。

  “姐,这事姐夫有没有说什么?”绪南看向杨缱。

  “他同你的看法差不多。”杨缱答,“也是说小九不敢。”

  更多的她没说,其实季景西的原话是:有心无胆。

  “这么说,圣旨一事是真的?”杨绪南讶异。

  杨缱嗯了一声。

  “怪不得……”季瑢这阵子的反常,根子果然出在这。

  兄妹三人心里都很清楚,监国圣旨一事甚嚣尘上,归根结底是冲季景西去的。可圣旨在季景西手里,只要他不拿出来,谁也拿不到证据。单凭人云亦云几句,动摇不了季景西的监国大权。

  当日看过圣旨的几人必然是不会主动往外说的,季景西这边也基本可以肯定保密工作到位,恐怕问题还是出在季瑢那里。

  倒不是说季瑢有心下场并以此为胁,怕是他身边的人无意泄露,继而被有心人利用了。

  “那姐夫打算怎么做?”杨绪南嘴上说着不在意,实则是有些怕季景西迁怒九皇子。

  杨缱头也不抬地继续写字,不甚在意地答他:“说是静观其变。”

  ……这回答也太不走心了吧。

  杨绪南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但见杨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不由摸摸鼻尖,将求知欲按下,转而凑上前歪着头看她笔下的字,“方才就想问,姐你这半日在写写划划什么呢,我瞧瞧……赈……灾?”

  他讶异地抬头,“姐姐打算为雪灾赈济善银?”

  “嗯。”杨缱道,“那日听季珩说起此次雪灾波及颇广,但勤王之战方歇,户部正是捉襟见肘,拿不出更多银粮赈济灾民,我便想着,是不是也该出一份力。”

  “此乃善举,可为。”杨绪尘赞许道,“算咱们家一份。”

  杨缱笑,“我正有此意。不过灾后重建非一日之功,所需银粮是个大数目,单两府之力怕也杯水车薪。”

  杨绪尘动作优雅地将一杯热腾腾的茶放在她面前,顺势拿过她面前的纸看起来,看着看着,绷不住笑出声,“阿离比之过去大有长进了,能想到联合众家富户,不错。”

  杨缱抿唇一笑,“我打算先开冬日宴,在宴上进行募捐,之后以此打样,再在笔墨阁组织一场募集会。当年漠北天灾战祸,无人伸以援手,都想看季珩一个人的笑话,而今也该轮到他们出力才对。”

  杨绪南只觉一口什么东西噎得他撑得慌,“合着还是在心疼姐夫啊。”

  “说的什么狗话。”杨绪尘踹他,“你姐姐这是在忧国忧民,还不滚去帮忙。”

  “是是。”小五抱着小腿委屈巴巴地从兄长手里接过宣纸,“章程姐姐拟得差不多了,那我来帮着草拟名单吧。呃,帖子谁写?”

  杨缱无辜地看他。

  杨绪尘适时地咳了两声。

  杨绪南:不是,你们两个什么意思??

  ————

  当杨家小五被兄姐联手挖坑而痛苦地写帖子时,燕亲王府里,九皇子季瑢正语无伦次地试图让季景西相信,监国圣旨一事不是他的手笔。

  他磕磕巴巴解释许久,说得口干舌燥,明明是腊月寒冬,却急出一脑门子汗。

  “……总之,堂哥,你信我,真不是我!”

  季瑢紧张地望着案牍后的青年,那人从头到尾都一副漫不经心模样,好似并没有把他的剖白听进去,以至于季瑢越说到最后越词穷,一张小脸苍白无色。

  他说无可说,最后一个字落地,对面仍无反应,季瑢不禁又沮丧又挫败。

  “说完了?”季景西好一会才拖着长音悠悠开口。

  季瑢僵硬地点点头。

  “可还有想说的?”

  “……没了。”

  书房里一时安静至极。

  季景西仿若第一次认识他似的将面前的少年从头到脚打量几个来回,好一会才轻笑一声,“小九,你觉得,你说的这些我信么?”

  季瑢脸色一白,整个人手足无措。

  季景西随手拈起桌案上的几个折子,递过去,“自己看。”

  九皇子茫然地接过奏章,只看了一份便蓦地变了脸色,后面几个已经不用再看了。他肉眼可见地慌张起来,只觉那折子上的一行行控诉季景西“专横独权”、“狼子野心”、“不敬正统”、“季珪第二”的字句是那么触目惊心,以至于他甚至不敢细看,整个人惊惧得冷汗透背。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堂哥,你不要听这些人胡扯,我绝对没有和你相争之意!”季瑢急切道,“消息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更没有要以此要挟你的打算啊!”

  他疾步上前,双手撑在季景西面前的桌案上,往日黑白分明的双眸而今布满急出来的血丝,“不是我!我若有意,早就下场了,何必等到现在?我有什么本事敢同你、同五哥七哥相争?我是疯了吗?这太荒谬了,太荒谬了!”

  季景西静静听着,还有心情推了一盏茶给他,“莫急,坐。”

  季瑢见他并没未动怒,这才稍稍找回理智,忐忑地捧着茶盏坐下来,“堂哥,你信我。”

  “也没说不信,别急。”季景西慢条斯理地将掉落在地的折子一一拾起来放回桌案,继而抄着手窝回隐几,好整以暇地望过来,“圣旨一事,我相信这不是你的手笔。至于背后者是谁,我大概也有人选。”

  季瑢肉眼可见地大松了口气。

  “不过……”季景西笑吟吟地看着他,“我听说允则近来不爱住回宫里了,而是多在京郊的别苑小住?”

  !!

  季瑢霎时一僵。

  他知道了?他知道他在有意联络外祖家的人?

  季景西却仿佛没看出什么,语调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说来也巧,前几日我还在同你堂嫂说,你们这批同届的小子也都到年纪了,允则是皇子,也是该封王分府了。”

  季瑢缓慢地睁大眼睛。

  “集贤阁已会同礼部为你定封,今日正好挑了几个出来,我想着,该你自己挑个合意的。”季景西语气淡淡,“礼、宁、闲、仁……允则更喜欢哪个?”

  季瑢怔愣地望着他,唇瓣微启,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本朝王爵封号有严格的规制,亦有高低之分,排在上的是以国郡地域为封号的,例如燕、楚、秦,次一级则如临安、靖阳、平阳、明城。

  皇子成年后封王分府,其封号则主要根据各人政绩功绩,以及生母的位分、出身等。比如季珏,其母为苏贵妃,自身亦有政绩,因而得号楚,季琅季琤差一些,选了祥瑞之字。

  而这其中又有不成文的潜规惯例,则是有关单字寓意的选择,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部分。

  摆在季瑢面前的这些,季瑢毫不怀疑,季景西在向他传达一个意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劝你本分点。

  “堂哥,”季瑢声音沙哑,“我……”

  季景西抬手打断他,“不急,回去再挑,都不喜欢的话便让他们再拟。”

  季瑢张了张嘴,好半晌,垂下眸子,掩在袖下的手紧紧握着,“不用麻烦,都挺好的……堂哥帮我选一个就行。”

  “让我选?”季景西眉梢轻挑,“确定?”

  “……嗯。”季瑢似乎再提不起精神,浑身上下仿佛都透着疲惫。

  两人久不言语。

  不知过了多久,季景西忽然一笑,“我就算了,让我选还不如让你夫子来,我的学问和礼法可都不如她,让她帮你选一个,你觉得如何?”

  季瑢猛地抬起头。

  对上季景西那双看不透丝毫情绪的眼睛,季瑢沉默片刻,不确定他这时候提起杨缱是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心底不由悄然升腾起一丝柳暗花明的希望。

  他应该还是信自己的。或者说,是顾念他们兄弟情分的。

  想到这里,季瑢心底微松,也跟着笑起来,“好。”

  季景西彻底漾开了笑容。

  他轻笑道,“封了王,也要有封地,堂哥帮你选一个富饶之地,年后开春,便去就封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